当前位置:首页  /  营连擂台  /  《流动在血液里的传承》——15级吾拉尔

《流动在血液里的传承》——15级吾拉尔

    2016-10-13

尊敬的各位领导、战友们,大家好!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流动在血液里的传承”。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胜利,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转移到了西北,为开展抗日战争和发展中国革命事业创造条件。”教科书上如此评价长征。


1943年10月16日,八万中央红军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而被迫突围西行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历时整整两年的时间,行程两万五千里,途径中华大地的十四个省份!而这一切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教科书上说的一个奇迹,更是我们中华民族流动在血液里的传承。


回顾漫漫长征,说不完的艰难困苦,道不尽的险阻严峻,当然更少不了那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和被人遗忘的名字。


1935年8月底,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高原湿地”,迎来了一批特殊的个人。没错,就是长征而来的红军。开始几天,粮食还有,劲儿也有。可过了几天,粮食短缺,气候恶劣,疾病肆虐。某天晚上,一位红军将领的母亲看到战士们的晚饭竟是清水煮牛皮带时,涌着泪水把自己之前乞讨讨来的一点干粮倒入了锅中,就这样,竟成了一顿美味。“牛皮腰带三尺长,草原荒地好干粮,熬汤煮菜别有味,端给妈妈来品尝。”老妈妈听着战士自编自唱的《牛皮腰带歌》,流着泪,笑着。


长征路上的故事太多太多,老班长那闪着金色光芒的鱼钩,卢金勇的无名战友的最温暖的七根火柴,小兰那最美味的一带干粮,彭老总的那头立功的坐骑。这些,都不应该忘记。


两万五千里,有皑皑雪山,有茫茫草地,有弯弯赤水,也有大渡激流。前有千百道路险阻,后有追兵千万。这两万五千里,血战湘江,巧渡金沙,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留下无数感人悲壮的故事,但也是这两万五千里,留下了不怕牺牲、坚韧不拔、团结互助、百折不挠的滚滚热血,这热血传承自无数先辈,又注入下一代的血脉里,脊髓里,中华民族因此长盛不衰!


光阴飞逝,这匆匆一晃,八十年的岁月悄然飘过,这八十年,先辈们前仆后继的中华人共和国依然屹立世界舞台中央。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别的国家几个世纪才取得的成绩,经济我们强了。建国时的被一些西方国家敌视甚至敌对,到现在的多国交好,又任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上话语权上,我们强了。从革命初期的小米加步枪,到现在的洲际导弹、火箭、航母,军事实力,我们也强了。但同时,我们也遭受着从来没有过的困难。西方敌对势力的渗透,经济全球化,东西方文化的碰撞,这些不仅仅是给生活带来挑战,更是给我们的思想精神领域带来挑战。而且我国快速发展的副作用也在逐渐的显现。


这些挑战与凶险不是一时能解决的,很可能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才能化解一二。我来自祖国最西北边陲上的一座小镇,2012年有幸考入西安市八一民族中学,从此开始了我的长征。记得当时刚入学,穿上军装时,新鲜万分,但是时间长了,年轻的心总是会躁动,甚至有时怀疑自己走的路是否正确,迷惘了一段时间,之后老师告诉我,至少先走完这三年,先做到不放弃,于是我照老师说的做到了坚持,现在的我庆幸万分当时坚持了下来。大家都知道,近几年我的家乡因为一些不好的事情遭受深深的伤害,所以祖国选择了我们,这便是我们的荣耀,若祖国需要,便义无反顾!但我也知道我所受的苦难不及先辈们的万分之一,所以当我现在在这里,接收者更好的教育条件,享受着更好的生活条件,我都会提醒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理所应当的,我正站在先辈们的功绩簿上!在座的各位都正值风华正茂,再过上几年,我们就是祖国的新一代的中坚力量,身披戎装,心谋战场!所以,套用先辈的一句话,革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这些考验,也许很难,有些也许需要我们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我始终坚信,只要我们身上流着的依旧是那滚滚热血,头顶依旧是那杆烈烈红旗,心中还是铁一般的信仰,我还是会说:中华大地,由我捍卫!


谢谢大家!我的演讲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