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从戎悟语  /  【携笔从戎】读《巴顿传》有感

【携笔从戎】读《巴顿传》有感

    2016-10-21

“一个战士最好的归宿,是在最后一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 ”

——巴顿


二战的阴影早已被时间抹去,然而在二战历史的长河中,总有那么一些人能被人牢记,受人钦佩。二战中,美国派出很多将士打出了诸多漂亮的战役。然而在众人的眼里,美国唯一会打硬仗的铁血悍将,就只有巴顿将军。

也许只有读过《巴顿传》,才能让人热血沸腾。也许只有读过《巴顿传》,才能让人更加深入他的内心。这位“血胆将军”,四星上将,在别人看来,他的人生光彩夺目。但在他看来,自己的一生却饱受猜忌,不受重用。他酷爱和平,视和平为炼狱,仿佛是一个专为战争而生的宠儿,可是,由于他多次不听军令,并以粗暴的脾气对待下属,使得他的支持率逐渐降低。一度时期,政府居然“雪藏”了这位战争狂人。然而,这些措施并没有使这位将军消极下去。因为,他有理想——就是在战争中享受战火纷争的乐趣。对于他对理想的执着,我只能看着这本《巴顿传》肃然起敬。美国五星上将马歇尔曾经用三句话这样评价过巴顿:

blob.png

书中有这样一个片段:敌人越来越近,我看得一清二楚,他们离我们才800米。敌机轰炸,两枚炸弹落向我们藏身的屋子。巴顿亲自领兵激战,像一名普通士兵那样战斗。就算没有后勤补给,就算前线再危险,他也会亲自带领士兵勇往直前。我时时在想,究竟是战争成就巴顿,还是巴顿衬托战争。巴顿的战术,像是中国书法中的狂草笔法,放纵却不紊乱,与其说巴顿打的是一场战争,不如说巴顿是在华丽的舞台上进行艺术表演。对此,我崇拜他的天赋,亦敬佩他果断严厉的指挥方式。身先士卒,虽为一军之长,但每逢战争便冲在前面。所谓士气,由此而来,战争的胜利由此而来。领兵打仗,就需要巴顿这样的果敢,血性,只要将冲在前面,何须担心手下的兵不会拼命?有本事,有血性,巴顿就是这样一个人。作为国防生的自己,在读到这段巴顿骁勇善战的片段时,想着自己应该时时刻刻向这方面靠拢,一丝不苟地训练,有胆有谋地打仗。

blob.png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像这样一个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一定会众人拥护。然而,他们错了。早在西点军校读书时,巴顿虽然成绩名列前茅,但在同学们心中的形象极差。由于性格的特殊,他对同学独断强硬。每做一件事,他雷厉风行,容不得丝毫借口。领兵奔赴欧洲战场,由于对胜利的强烈渴望,他不能接受士兵的伤病,曾经有一次让一名伤员强行上战场,甚至殴打下属。暴躁,严格,一次次的事件让这位“战场野兽”屡次被“雪藏”起来。他是士兵的天才领袖,更是天生的军事家,但战场上屡战屡胜总抵不过政治上大载跟头。然而伟大的人总会有特殊的办法。马歇尔将军总是以更强硬的态度方法来对待他,使他能清楚的看见自己的不足。一次次的下放,马歇尔为的就是让巴顿能深刻反省,以此来获得更大的收益。这根绳子勒住了他的行动,却始终不能勒住他那份对于战争执着的心,对于和平的守望。

blob.png

读完《巴顿传》,如果有人问我对巴顿的认识,那我一定会说,他是一个具有锐度远见的人。在欧洲战场上,德国坦克横扫披靡,使盟军毫无还击之力,节节退败。然而这个时候,唯巴顿发现,只有自己拥有坦克,才能与德国匹敌。可是,由于技术限制和资金缺乏,组建一个坦克营都是个问题,每次提案,也都被驳回。眼看战争局势扭转,巴顿心急如焚,情急之下,只得自己出力,顶着违抗军令的风险,自费组建坦克营,自任营长。在组织训练后,亲自带领坦克部队开赴前线。一阵阵捷报,终于使美国政府承认坦克的威力。1917年11月,美国首只坦克部队完成组建,巴顿也因此获得“美国第一坦克兵”的美誉。

blob.png

一个人的成功,不仅仅要看他结果多么突出,更重要是是在成功的道路上,他所付出的心血和以及一种“厚积薄发”的魅力所在。爱国,善战,坚定,这三个词是我看完他的故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我思索,也许这看似平凡的三个词,要把它真正变成自己所有,却是一件难事。成功还很遥远,但只要坚定自己的信念,为自己所爱的而奋发图强,这样也就不会后悔。

二战已经久远,但在二战中这些伟大的人,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的愈加深刻。巴顿带来的不仅仅是表面上的胜利,而是他那种战斗中炽热勇猛,对目标的追求,坚定不移的精神使我们感动。在新时期新形势下,我们做人做事也都要向他那样-----“你必须能够知难而上,勇于冒险。”这是巴顿经常教导士兵的话。这也能看出巴顿上进的性格,无与伦比的自信。也许,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挫折,这一句话还能再次点燃我们闪耀的信心,因为我们心中有这样一头猛虎。

读完《巴顿传》,我第一种感受便是热血澎湃,心中积聚了数条从来不曾有过的勇气的热流。成功,必在于自信,自信于自己对于理想的执着;更在于坚忍,坚忍于自己对于信念的不放弃。

来稿:14级模拟连   惠鹏

                                                                                                                          责任编辑:张超   冯志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