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从戎悟语  /  【学长说】昨天的我,今天的你

【学长说】昨天的我,今天的你

    2016-10-20

不可否认,有相当一部分的人现在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愿做为读者的你们,在读完这篇文章后要有所反思,明白你想要什么?该如何行动?

——前言

那一年,我高三毕业,分数不高不低。报志愿的前一天,伯父和爸爸在家里喝酒,破天荒的带上了我,伯父酒意正酣,跟我说:“三儿啊,明儿个就报志愿了,想好要上哪个大学了吗?咱们家出个大学生可不容易,你可是争气了啊。要不,就听伯伯的,去那个**大学,到时候毕业出来,找我就行!”我那时哪懂那些个人情世故,仰头干了一杯,对我爸说:“爸,我想好了,我要上军校!我想靠自己闯出个出人头地!”伯父哑然,抬手喝了杯酒,不再说话,父亲脸色有些凝重,我没再看那对老兄弟,转身出了房门。结果,我没有上那个保险的**大学,也没有真的上军校,只身背着行囊,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城市,剃掉一头长发,成了国防生。走的那天才知道,拿到志愿书的那天晚上,母亲整夜没睡着。我看着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西安邮电大学”六个字,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踏出一条坦荡大道!


于是,我的大学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大一时,剃个3毫米,仿佛走在人群中都平白比旁人高出3厘米一般,每天成群结队的走着,似乎连身边的空气都在告诉旁人“看啊,那几个国防生,那么愣,一看就是大一的”。年轻气盛,扯破嗓子喊口号,拼尽全力搞训练,一脸青涩,勾画着属于自己的大学,描绘着心中的军旅。那一年,与柔情无关,满脑子只有激情,热血,豪迈。那一年,一只青蛙跳进了水温刚好的锅里。


大二开学,我提前来了两个礼拜。当然,无外乎是为了补考,一腔热血,满怀豪情的我五公里跑的还不错,但是,提到学习就只剩“差强人意”四字了,成绩出来后,没敢告诉家人,在宿舍群里一问,果然受伤的不止我一个人,我们班那次因为高数差点团灭了。可能是运气较好,补考诸事还算顺利,跟我在宿舍头对头睡的兄弟去准备二战了,并且如我所料,他去重修了。他整天骂骂咧咧地抱怨着考试,大大咧咧地依旧不去上课,然后心安理得地逃课,不知疲倦的与我们开黑,我知道,那依旧掩饰不了他无助并且无奈的内心。我没有因为补考而洗心革面,反倒似乎对训练都不怎么积极了。


学校总会组织一些个讲座什么的,让迷茫中的我们汲取营养,那些光鲜灿烂的学长学姐拿着BAT的offer在上面苦口婆心,“你们都大二大三了,对自己的专业也有自己的理解了,一定要心中有数,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好好钻研!”如此云云,台下的我咬着笔,拿着本,听着,记着,心里念叨着“与我何干”...虽不愿承认,但大二大三,真的似乎只能用一个“混”字形容再贴切不过,混了大二又怎样,反正还有大三,大不了继续混呗。反正那么多人,多我一个又何妨?都是兄弟,你突然奋起,青灯照壁,苦心读书,一旁陪你熬夜打LOL正酣的哥们儿还不得嘲笑你没骨气,屈服于老师的“淫威”?


万幸也好,不幸也罢,再看时,俨然已经大四。毕业设计,答辩,考核,实习,纷至沓来,不可开交。偶尔闲下来的时间还要想想四年兄弟如何叙旧,如何畅谈理想,如何凭自己可怜到几乎没有的本事去拼个“坦荡大道”。有点可笑,但谁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四年过去了,接下来的四年又该怎样呢?“听伯伯的,不如就去上那个**大学吧...”那些选择即使再放在面前,还能厚着脸去后悔吗?


老虎关在笼子里,时间长了,放出来连只兔子都抓不住,我听说这叫本领恐慌,我有点恐慌了。没有技能,我又该怎么去走接下来的路?而走在路上的你,又该怎样惊醒,绕开现在的我?


致我亲爱的学弟学妹:珍惜当下吧,多像周围的一些优秀同志看齐,专业知识与军事素质齐头并进,每一个时间段过去,可以总结自己学会了什么,成长到哪里。对得起生养你的父母,对得起每一天,对得起青春,更要对得起自己当初的选择,漫漫前行路,风雨兼程,不忘初心。

来稿:12级毕业国防生  匿名

                                                                                                                           责任编辑:张超    白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