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从戎悟语  /  【学长说】新排长当兵锻炼“四”纪实之(一) ——战黄沙

【学长说】新排长当兵锻炼“四”纪实之(一) ——战黄沙

    2016-10-25

新排长当兵锻炼“四”纪实之(一)

战黄沙

41.jpg

河西走廊,中国万里长城的最西端,自古以来便是兵家重地,是中原腹地的西大门。自汉代开始,河西走廊第一次纳入中国版图,这里便成为历朝历代抵挡游牧民族铁蹄的前沿阵地。“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唐代的边塞诗人在抒发一腔报国热血的同时,也入木三分地写出了戍守边关的艰苦与凄凉。

42.jpg

两辆军卡从市区向戈壁滩深处一路疾驰,车厢里是我们二十几个刚刚毕业的新排长,还有那堆如小山的行李背囊。从市区到外训地得走一个小时,也不知道有没有路,车里车外尽是满眼黄沙,坐在车厢如坐过山车一般上下颠簸。我们笑着说:“这就是XX团的欢迎仪式吧!”

一路奔波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一下车风沙便扑面而来让人睁不开眼。一眼望去,已到荒凉大漠深处,四下尽是黄白,远处隐约起伏的山脉,毫无一丝绿意。所有人都在想:这里,怎么生活?

简单的领导讲话之后,紧接着便是分连当兵锻炼。算是荣幸吧,我刚好被分到那个大名鼎鼎的标兵连。在来外训地之前,团里曾经组织过新排长参观这个标兵连队的荣誉室,那个在照片里光着脊梁背负着四十公斤物资跋山涉水的火线运输员,像钉子一样直戳我的内心深处,战争胜利的光荣背后是火线运输员高达百分之九十的伤亡率!英雄的光荣连队让我对当兵锻炼充满无限憧憬,我拿着行李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沙土路上向那个全团标兵连走去。

43.jpg

来的那天,风沙出奇的大,黄沙卷起来遮天蔽日,大戈壁滩竟然像快要下雨一样,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指导员匆匆分班之后,马上就是午休,原本打算好好休息缓解一下昨晚火车上的舟车劳顿,然而,外训地的艰苦程度超乎我的想象。因为不愿意让战士们挤到一起,我自己主动要求睡到地上,不知道为什么越睡越热,汗水把半个枕头都浸湿了。外面狂风怒吼,整个帐篷像一条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飘荡的小船一样,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风沙从四处角落缝隙吹进帐篷,战士们的床铺上都是一层厚厚的黄沙,老班长坐在床上不停地拍去脸颊和脖颈上的沙子,一名小战士坐在板凳上甚至直接把头埋下去。

帐篷里黄沙肆虐,战士们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时不时传来几声抱怨与叹气。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心里真的有打退堂鼓的冲动,这就是我以后要工作的地方?这就是我梦想已久的火热军营?来到这里不到一个小时,新发的军装上已是满满一层沙土,嘴里也是涩涩的沙粒。而就在半个月前,我还可以在西安穿梭于繁华的雁塔广场和百货大楼,可以牵着恋人的手在城墙上看古城的日出日落,可以在图书馆煮一杯咖啡把大学城的缤纷多彩尽收眼底。而如今眼前的情景,仿佛把我的人生拦腰斩断,昨日的一切那么清晰却又恍若隔世。

难熬的午休过后,紧张的训练接踵而至。“齐步踏步走!”值班员一声令下,全连战士抬起左腿开始了整齐列队,我注意到所有人的大腿都是最大限度地往上抬,有的小个子的动作甚至变形而显得滑稽。此时的风沙丝毫未减,战士们的呼号声猛地一下划破风沙,年轻的战士脖颈上青筋暴起,奋力呐喊。他们的激情让低头闭眼躲避风沙的我心中自惭,我不愿落后,使劲摆动胳膊,抬高大腿,张大嘴巴吼了出来。那一刻,我不知道风沙是否进了我的嘴里和眼里,也许,一直以来只是我自己认为风沙会让我睁不开眼。

下午的训练是登车机动到指定区域进行伪装演练,虽然是当兵锻炼,但连长还是让我们新排长分到各车做带车干部,第一次坐在车头的副驾驶座上当带车干部,心里的紧张和激动相互交错。

排长!你今天刚来的?那准备好咱就走咯,今天风沙大得很,路上颠得很,坐好啊!”我刚坐上车,一个下士驾驶员笑呵呵地对我说道。我回了他一个微笑,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我准备好了,来吧黄沙,来吧戈壁滩,来吧,我轰轰烈烈的军旅人生!

                                                                                                                          责任编辑:张超   冯志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