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从戎悟语  /  【学长说】新排长当兵锻炼“四”纪实之(二) ——新兵骂新排长,该不该打?

【学长说】新排长当兵锻炼“四”纪实之(二) ——新兵骂新排长,该不该打?

    2016-10-27

【学长说】新排长当兵锻炼“四”纪实之(二) ——新兵骂新排长,该不该打?

63.jpg

“冲动是魔鬼。”

这句从春晚中流传开来的流行语,已经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聊天说笑的引子和“佐料”。在部队这个一群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集中的特殊群体里,冲动是少不了的,那魔鬼又有多远呢?

“这群新排长是猪啊!打过一次饭又来打一次!”

下午刚吃完晚饭,大家都在打扫食堂卫生,隔壁班的一个战士在炊事班门口破口大骂。很不凑巧,这句话刚好被和我在一个班的新排长A(暂且就叫他A吧)听到了,那时他正从门口路过。

“你在说我吗?”

A中午没吃几口饭,等到下午确实饿的不行,于是他便多打了一次饭菜。

“说你咋啦?你们这群新排长我一个都看不上。”

“那好,来啊,你说比啥,咱来比比看?有话就当面说,背后叨叨算什么男人。”A说着就挽起了袖子,甩起了胳膊,一点也没有示弱的样子。

“你是排长啊,我哪儿敢说啊!”

我在餐桌上正在洗碗,听见A的说话声,感觉情况不对便赶紧跑过去。那个战士还是个新兵,一脸不屑地倚在门上,直接把头扭过去,对着旁边围观的战士们微微一笑。说来也奇怪,A听了这句话竟然压住了心头的怒火,向那个战士解释起了多打一次饭的缘由。一下子突然气氛又缓和了,两个人反倒客气了起来。我看没发生什么情况,便又回去继续洗碗去了。

64.jpg

后来回到了班里,我看见A拉个长脸怒气冲冲地进了门,把帽子把往床上狠狠一甩。

“我今晚一定弄死他!”

A面无表情冷冷地说出这句狠话,看来事情远没有结束。这时班里刚好没人,我怕他一个人在班里出什么事情,便把他叫到后面厕所那边,点了一支烟打算好好劝劝他。

“刚才你都来了,为什么不上,揍那个新兵蛋子?”

烟还没点上,A的情绪就开始爆炸了。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那种情况下谁先动手谁理亏,更何况我们已经是干部了。A又说自己从未受过那样的气,后悔刚才自己没有出手,被新兵蛋子看扁。他是士兵提干,今年已经26岁了,以前就是班长,带过新兵,也难怪他如此气不顺。

此话一出,我也就知道他的心里结症在哪儿。

“老同志,你给我讲了你的经历,我也给你说说我们的故事。

360截图20161027235950249.jpg

绝大部分的新排长都是军校生或国防生毕业,由于是在地方大学读的国防生,没有基层部队的当兵经历。或者是军校四年几乎所有的领导和教员都再三“警告”,到了基层部队下连任职,一定要低调再低调!记得我们大一暑期基地化集训时,带队队长就给我们讲过他自己当年的故事,他刚下连队时,由于体能素质跟不上连队水平,结果每次吃饭时都找不到自己的碗筷,甚至有一次老班长直接把他的洋瓷碗扔到了房顶上。他对此事终生难忘,听他讲这故事的我们更是印象深刻。除此之外,大学期间总共有两次赴基层部队的当兵锻炼,每次出发前动员大会上的领导讲话,第一点绝对是放低姿态虚心学习,不要以为自己是干部之类云云。这本无可厚非,我们这些院校毕业的新排长确实缺基层锻炼这一课,连队里有很多老班长,甚至是新兵,都比我们更懂基层,我们确实需要虚心学习。这样一来,军校生和国防生排长到了基层连队,从骨子里就有一种保持低调不敢张扬的心理。在当兵锻炼期间,很多学员排长完全被当作新兵,从打扫卫生到拔草掏粪,再从扔到楼道的被子到训练场上的冷嘲热讽,身份的尴尬和残酷的现实带来心理的难堪和自卑。面对这些,大多数人都是忍气吞声,默默不语地接受这堂基层的“补课”。也正因为如此,部分的学员排长甚至早早就对基层连队有心理阴影,对毕业分配忧心忡忡,更有甚者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

66.jpg

而提干的排长是士兵出身,心理根源上没有军校生和国防生的那种畏惧感,对基层连队相对比较熟悉。有些同志以前就是班长,军事素质过硬,了解基层部队。用大家的俗语讲就是“懂规矩,会来事”。像A这样,刚到连队干工作,往往要比军校生和国防生上手轻松的多。从兵到官,从战士到干部,身份的转变带来了心理满足感,自然底气足,腰板硬。如今被一个新兵蛋子这样骂,A这样的新排长不发火那才叫怪事,可他就是忘了,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兵,而是一个干部了。

慢慢地,A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用他的话说,以前是兵,可以不管不顾,一言不合就开打,而如今是干部了,顾虑多了。他口中的顾虑就是责任,就是一个干部的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下午那场争执中,当那个战士提到他是排长时,他自己心里就已经有意识了,明白只是一时冲动遮住了眼睛,这才和那个战士解释缘由。

晚上,A利用晚点名时间主动在全排面前解释下午的争执,对自己的冲动表示道歉,也表达了和大家相互学习相互促进的心愿,同时也私下告诉老班长对此事不要再追究。

总的来说,新排长当兵锻炼是非常有必要的。对学员排长来说,无论是不适应还是觉得受气,这恰恰是认识基层的关键一步。战士的水平有高有低是不争的事实,只有了解战士、认识战士、熟悉战士,才能当好一个合格的带兵干部。对提干的排长来说,这是一次自身思想意识的重塑,是身份的转变,更是责任的担当。

                                                                                                                         责任编辑:张超   冯志学